最后更新:2006年2月6日
 

石碉计划

四川省及西藏自治区

    测定碉楼的年代;研究它们的历史;绘制它们的地图;帮助当地政府将碉楼申请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与省政府及西方非政府组织一起按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标准进行碉楼的修复工作,并和大家一起为所有地区制定并执行可持续旅游管理计划。

    向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组织总部介绍本项目:2003年6月

姜教授、陈教授和弗德瑞克

项目起源

    自1998年以来,弗德瑞克穿行于康巴地区(中国西南民族走廊部分地区)。她一边进行确定现存碉楼位置的工作,一边从碉楼残破的横梁上收集木块样本。60多个样本被送往美国佛罗里达州Beta研究分析中心进行碳年代测定。她通过会谈或通信的方式与许多国内外专家共同研究碉楼。一头她钻进图书馆查阅大量古代及现当代文献资料。此外,弗德瑞克还组织一些中国专家开展相关研究。(其中包括陈宗祥教授的研究工作。)

    点击这里进入Beta研究分析中心网站

 

    2001年弗德瑞克拍摄了她个人的第一部纪录片一部45分钟的碉楼记录片。2003年,《探索》频道购买了该纪录片,现正在全球范围内播放。《新闻周刊》(国际版)辟出整个版面介绍该纪录片(参看:相关报道)。

    2003年6月,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组织总部巴黎,弗德瑞克向世界遗产组织总部主任弗朗西斯科·班达瑞先生及中亚部主任敬峰先生介绍了中国西南民族走廊的碉楼。   

   他们都惊叹于这神奇的建筑。同时班达瑞先生表示他知道在阿富汗有类似的“星形”古代建筑。弗德瑞克后来的研究表明,全球范围内仅存的其它星形碉楼是Ghaznavid和土耳其塞尔柱王朝于11世纪至12世纪期间修建的。目前它们的所在地是伊朗、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

    世界遗产组织为弗德瑞克开具介绍信,希望当地政府积极配合,并阐明世界遗产组织关于碉楼遗址真实性、完整性及保护性的要求。2004年4月,声望甚高的Smithsonian杂志发表了一篇关于碉楼的长达两页的文章。《科学》杂志上也发表了一篇短文。

点击此处看Smithsonian全文(英文)

 

 

    2004年6月,弗德瑞克应邀出席由中国教育电视台在北京举办的建筑大会。育利康基金会目前正在与中国教育电视台协商,共同为成人及儿童制作教育片。此外,她还应邀参加由北京民族建筑学会主办的在成都召开的讨论会,并在会上作报告演讲。(参看“相关报道”部分中国民族建筑学会主任姬旭明撰写的总结)

    点击此处访问北京民族建筑学会网站

    作为一位非政府组织观察员,弗德瑞克于2004年7月应邀参加在苏州举行的2004年世界文化遗产年会。在这次会上,她做了以下工作:

      ――研究成功申遗的所有要求

      ――将她个人所开展的有关碉楼的研究工作呈现给众多与会代表。代表们对这些神奇建筑惊叹不已。

      ――与各方面专家及基金会会面,以帮助她起草该管理计划。

研究机构

    2004年8月5日,四川大学育利康文化遗产保护研究所成立。育利康基金会和四川大学的合作,目的在于研究、记录和保护中国西部地区过去和现在的文化。更具体地说是帮助当地政府确立良好的管理计划,协助中国政府成功申遗。

    研究所位于成都——四川省省会。四川大学是中国历史最为悠久的大学之一,也是全国第三大高校,拥有来自全国各地学生50000人(是具有全国三大领先学科的重点大学。)

    点击此处访问四川大学网站

关于这些古老而神奇的摩天大楼

    200多座意义深远的碉楼依然耸立在被人遗忘的山谷中,点缀着那些被西藏人称作“康巴”地区的山麓和部分“中国西南民族走廊”,让这些地区变得迷人万分。在这个相当于法国总面积三分之二的区域,人们发现其它任何地方都不曾见过的星形碉楼。它们主要分布在四个地方,其中三个集中在四川省藏羌人聚居的嘉绒和木雅地区,另一个在西藏自治区西南部的贡布。

    这些碉楼均由天然巨石加少许灰泥精妙堆砌而成。石工技艺独特,木质横梁几乎全都镶嵌于巨石中。

    迄今为止,被使用和重建过的羌碉不能通过测验其建造所用木材来测定其年代,弗德瑞克已经通过碳14技术测出56座碉楼的历史。其中,最为古老的碉楼拥有1200多年历史,最年轻的也有470年历史。大多数碉楼拥有700年左右的历史。

    在四川省的这些地区,现在的居民使用普通话或康巴盖语(藏语的一种通用语)。 这四个地区仍有九种互不能理解的语言(不包括其各自的方言)。这九种语言均没有书面文字。

    羌族人崇拜祖先(正如现在很多汉族人延续的),嘉绒人大部分崇拜“Bonpos”。

    从11世纪起,佛教的各种流派成为这一地区居民的宗教信仰,但是在佛教典籍里仍然没发现关于碉楼的任何记录,因此很少有人知道在这个地区,在碉楼建筑期兴盛的各个部落的历史,而关于这些碉楼的历史更是鲜为人知。

    2000年前,高达四十米的方塔已经屹立在四川北部和青藏高原南部(相传Nan Mon部落聚居地),因为这在《后汉书》中略有提及。

松岗的碉楼

    而星形碉楼直到明朝中期的古籍中才有所提及。

    对这些碉楼(其中大多数已有500年未被使用过)进行考古研究意义重大,而我们正在与四川省政府协商计划。

    那些外形破旧的碉楼正遭到人为损毁,人们取其石头并将碉楼原来所在地用于建造新屋。

    这些嘉绒、木雅、贡布藏民和羌民现在非常穷困,因此帮助当地人采取措施来保护这些作为人类文化遗产组成部分的特别遗址是非常有必要的。


丹巴碉楼

    昔日,这样的碉楼有几百座。梭坡碉楼林立,数以百计。如今,仅有几十座20多米高的碉楼屹立于丹巴峭壁之上,构成一幅建筑奇观,令人叹为观止。

    弗德瑞克用碳十四技术测得十八座碉楼的历史介于五百年到八百年之间。梭坡和蒲角顶最为古老的金塔或许已被埋藏于地下两千年之久。这说明了该地区早期的富庶。

    然而,这一富饶的地区可能就是唐史中《东方妇女王国》所记载的地方。传说中的女皇在一千三百年前就居住在四十米高的塔楼中。因此,有可能其它碉楼的年代更加久远。

    这里也是十八世纪“嘉绒战争”的遗址。清乾隆皇帝的军队向当地人发动了两场战争,持续了三十年之久。当地居民修建了几千座碉楼进行自卫。这些碉楼在当时就已经全数被清军用葡萄牙大炮炸毁。但从保存于台湾的当时的画上看出,这些楼塔和现存的碉楼差异很大。弗德瑞克至今仍未找到建于十八世纪的碉楼。